厂家为了让姑娘们掏腰包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奇葩的成分从来就没有少过。 护肤品里的那些奇葩成分 带把榴莲妹 竖条纹大叔 如果能成功地讲一个故事,让人们相信地球最后的净土喜马拉雅山脚下吃着纯天然牧草长大的小母牦牛那一泡牛屎可以永葆青春,商场里一定会为此开辟一个叫做牛屎面膜的专柜,可能还需要提前三个月预约。 真是个曼妙的世界。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护肤品里奇葩的成分。 胎盘 胎盘(placenta)是女人生下小孩之后排出的人肉飞碟。在天朝还被叫做“紫河车”的这个玩意儿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曾经也在美国流行过。据称其具有抗皱功效,在护肤品广泛使用。不过很快就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认定为虚假宣传。 美国人民当年如何被忽悠的俺是不清楚,不过天朝古代把胎盘入药估计与蛋白质缺乏有关:那时候并不是想吃肉就有肉吃的,所以一切能吃的蛋白质都不能浪费了,特别是与孕育新生命有关的胎盘。然而,在许多文化里,也因为胎盘与新生命存在关联,食用胎盘反而是种禁忌。 现在还是有护肤品含有从胎盘提取的成分,不过主要用的是羊胎盘,看中的是胎盘所含的雌激素和黄体素,然而这两样成分根本不需要从胎盘提取好么。所以并没有什么公司还在生产含胎盘的产品,或者不会大张旗鼓宣扬。但奇葩永远存在: Rodial ‘Bee Venom & Placenta’ 24 Carat Gold Ultimate Crème 蜂毒&胎盘24K土豪金终极面霜 Radial是个英国有机护肤品品牌。与日本相比,英国出身的奇葩货色一点儿也不少。这款蜂毒&胎盘24K土豪金终极面霜在美国老牌百货店Nordstrom的网站上卖850美元一瓶,倒是免了运费。 成分表特别长,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液体黄金、干细胞、生物生长因子”,都是会被FDA捏死的宣传。Placental Protein(胎盘蛋白)排在第三位,蜂毒(Bee Venom)排在非常后面。倒是真有“胶体金”,不过850美元足够打一条金链子美美了,大约还能在帝都买190斤猪蹄,把你埋起来都没问题。土豪,非常土豪!我是宁愿炖猪蹄儿。 鲸鱼呕(排)吐(泄)物 如果直接把鲸鱼呕吐物五个字写在成分表里,相信这玩意卖一百年也卖不出去。于是它有了一个非常仙的名字——龙涎香(Ambergris)。西洋鬼子还是实在点儿,起个名字叫“灰琥珀”。龙涎香有一种“甜甜的土质香味儿”,类似于异丙醇。“甜甜的土质香味儿”听起来就不诱人,因此主要是用作香水里的固香剂,主要用于减少香料的蒸发率。 龙涎香的来历也有些奇葩[1]。抹香鲸主要以深海中的巨乌贼为食。乌贼还是有软骨和颚片的,抹香鲸消化不了,所以大约六七天就吐一次——跟俺家nemo大爷吐毛球差不多。这种呕吐物还不是龙涎香,别说香了,我现在满脑子腥臭。 不过偶尔有消化不了的软骨和颚片从胃溜到了肠道。这下子麻烦大了:抹香鲸菊花软嫩,只能拉稀屎,不能拉干屎。既然拉不出去,只好尽量让堵住菊花的软骨啥的缩小体积,给稀屎留下些通路。说白了,龙涎香就是抹香鲸的大便结石。再经过各种细菌、酶的作用就变成了龙涎香。随波逐流漂到岸边,捡到的人就发了。因为大约100头抹香鲸里会有一头拉出龙涎香来。当然,也有被自己的大便活活憋死的:据说1914年就有这么一头,肚子里的龙涎香有400多公斤重。 龙涎香刚被拉出来的时候是软的,能捏成个粪球。而且刚拉出来并不好闻(用脚后跟想想就知道),就是强烈的屎味儿。氧化以后就从黑色变成白色(据说银白色的最高级),就开始有香味儿了。 说到底还是化学:已经知道氧化产物ambroxan才是香气来源,那就直接合成喽,干嘛盼着人家抹香鲸便秘。 为了保护抹香鲸,美国和澳大利亚禁止龙涎香贸易,美国甚至都不允许“拥有”。英国和法国倒是无所谓。不过现在护肤品、香水里出现的龙涎香基本上都是合成的。 婴儿包皮 这还是2004年的事情。[2] 美国著名脱口秀大妈Oprah Winfrey说她用SkinMedica的面霜效果特别好,提拉抗皱返老还童。据说SkinMedica面霜含有纤维原细胞(Fibroblasts)帮助皮肤再生云云。虽然纤维原细胞抹脸上跟覆盖在烧伤伤口上毕竟不一样,但是一般软文硬广到此就皆大欢喜了,然而爆出猛料来:SkinMedica的纤维原细胞来自婴儿的包皮。于是O大妈被称为“喜欢用包皮糊脸的女人”。 其实也算是废物利用,例如犹太教有割礼,早割早清爽。割下里的皮又不能烤串,送到实验室里培养皮肤细胞倒是不浪费。到这里也算能说得通,但是又没有见好就收:SkinMedica说一条男性包皮零售价大约10万美元上下,所以面霜要卖160美元一盎司。10万美元!突然俺想倒卖包皮了。之所以如此值钱,是因为包皮还能用来移植到其他部位,例如眼皮;还因为很多男人想恢复包皮——以前北美很流行割包皮,1970年代的时候有90%的男孩都被割了。 SkinMedica的反对者们脑补仅仅面霜一条产品线还不足以撑起整个公司,还要把包皮的事业扩展到洗发水什么的。大家很恐慌,觉得SkinMedica要割了所有孩子的包皮……大家还从道德的层面认为婴儿啥也不懂,不能随随便便就割了……这是2013年的事情了,那时候“占领华尔街运动”搞得风起云涌,于是出来一个“占领包皮运动”: 目前SkinMedica还活得好好的,产品线也愈发齐全。不过已经不知道有没有来自“婴儿包皮”的成分了。例如Dermal Repair Cream这款面霜: 主打的功能成分是Tetrahexyldecyl Ascorbate、Tocopherol Acetate、 Tocopherol Linoleate、Sodium Hyaluronate、Algae Extract,也就是脂溶性维生素C、维生素E、维生素E脂肪酸衍生物、透明质酸钠和水藻萃取。 也许整件事情就是个乌龙。缺乏独立思考的老美一样非常多。 下一篇会继续八卦一下护肤品里的鸟粪、牛屎,还有精液。 参考资料 [1]https://www.wikipedia.org/wiki/Ambergris […]

茶树油蛮刺激的,特别是氧化的茶树油。不建议敏感皮肤的姑娘们使用。 与茶叶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茶树油  竖条纹大叔 茶树油辣得蛋疼,这是俺永远的痛。 即使已经反复说了五六七八次,俺还是要说:茶树油洗发水倒是没把头皮怎么样,却顺流而下辣得蛋皮疼。如果你玩过滴风油精,你应该能理解俺。 茶树油是什么 茶树油的英文名称是Tea Tree Oil;精致点儿的叫做Tea Tree Essential Oil,茶树“精”油;学术装B范儿的叫做Melaleuca Oil。 茶树油是从茶树(Melaleuca alternifolia)的叶子提取的精油。这种“茶树”与我们平时泡茶的茶叶没有半毛钱关系。Melaleuca alternifolia这种“茶树”又叫做“窄叶茶树”,风骚点儿的叫做“窦娥冤”。嗯,我瞎扯的:“snow-in-summer”,夏天的雪->农历六月飘雪->窦娥冤。 ▲ 花开的时候还真是像雪。 ▲ 这种“茶树”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反正与我们喝的茶叶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们喝的茶叶来自于Camellia sinensis。 茶树油的主要成分是: terpinen-4-ol(30-48%)、γ-terpinene(10-28%)、α-terpinene(5-13%)、p-cymene(0.5-8%)、α-pinene(1-6%)等各种萜品烯和蒎烯;其余就是痕量的sabinene、1,8, cineole、aromadendrene、ledene、δ-cadinene、globulol、viridiflorol等等。 茶树油有用么 茶树油直接吃是有毒的[1]。再次说一次,“天然”绝对不等同于“无毒、无害”。它的口服致死剂量(老鼠)LD50是1.9克每公斤体重(数字越小越毒),而我们吃的盐、喝的酒分别是3克每公斤体重、7克每公斤体重,维生素C是恐怕会先撑死的11克每公斤体重。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的资料里列举了不少茶树油的传统或者理论功用,例如治疗跌打损伤、烧伤、溃疡、鸡眼、湿疹、蚊虫叮咬、牛皮癣、酒糟鼻、疥疮、皮肤感染,不过也特别强调这些功用没有经过安全性和有效性测试。美国癌症协会2008年发表的文章也说,“已有的临床证据不支持茶树油治疗皮肤问题和感染的有效性。” 确实有一些研究表明茶树油具有“某种程度上的”抗微生物、抗真菌的作用,然而这些实验的对象是个体细胞而已。也有几个研究证明了茶树油的某些安全性和有效性,不过并没有证据表明能增强免疫之类。倒是确认较高浓度的茶树油会刺激皮肤,这点我自己就有惨痛经历。 1992年一项研究说茶树油与对照“安慰剂”在抗真菌感染方面没啥区别[2]。1990年一项研究说茶树油与5%的过氧化苯甲酰在治理粉刺方面差不多有效,只是起效慢些[3]。然而,这项研究的实验是“单盲”的,二十多年过去了,引用数也非常低——简单说,没什么价值。(相比之下,俺因为工作关系已经五年没发论文了,不过就那些老本儿引用数已经超过800,h-index仍然有13。学术圈的人自然懂。) 茶树油还有一个问题:它里面的某些成分接触光线和空气氧化以后会导致皮肤敏感。这一点甚至茶树油的主产地澳大利亚政府与相关利益方“农业研究与发展集团”都在自己的宣传材料里提到,并且说氧化的茶树油就不能用了。 总而言之 不建议皮肤敏感的人使用茶树油产品,我也不会推荐相关产品。如果你还打算试试,一定要选择低浓度产品(一般浓度不超过2%),在皮肤表面使用,不要吃,也千万不要让猫大爷狗儿子接触。此外,茶树油洗发水会顺流而下辣到那里。只是辣,没有high。真的。 参考资料: [1] http://www.poison.org/articles/2010-dec/tea-tree-oil;Hammer, K; Carson, C; Riley, T; Nielsen, J (2006). “A review of the […]

能灭掉就灭掉,灭不掉就遮住,遮不住就改期再约。 见男神之前爆痘了怎么补救?  带把榴莲妹 暗搓搓喜欢了很久的男神突然约第二天火锅/打球/压马路,激动得夜不能寐。孤枕难眠辗转反侧咬着被角开始幻想和男神的第三个猴子要取什么名字,五十周年结婚纪念日又要在哪里庆祝,婚礼在哪办蜜月去哪玩死了又要一块埋哪……这游荡的思绪啊,明明八点就爬上床想睡的美容觉,直到凌晨四点还没丝毫能睡着的迹象。 就这样,兴奋得内分泌失调了。第二天早晨只好看着镜子里憔悴的眼神和脑门那颗新鲜的痘发呆。 没关系,办法还是有的。 对付黑头粉刺 首先要清洁你的脸蛋,切忌霸王硬上弓那般暴力,温和的洗面奶就行。接着就要祭出大杀器——土膜(clay mask)。市面上最常见的两类黏土面膜的主要成分分别是高岭土(Kaolin)和膨润土(Bentonite)。它们可以吸收油脂,去除老化角质层,还具有抗炎舒缓作用,帮助伤口愈合,还能缓解皮肤的倦态,简直是熬夜之后的救星。 前者可以试试来自德国的Luvos,专治痘痘,720g只卖11欧元。便宜大碗。 后者就是AZTEC SECRET Indian Healing Clay Deep Pore Cleansing Facial Mask 来自美国死亡谷的膨润土,800g只要15美元。包装看起来颇为神棍。 这些黏土敷在脸上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就会变成一个干燥泥壳,微微一笑便可体验木乃伊破壳的快感,其实就是“土得掉渣”。这时即可轻轻的用湿巾擦去面膜。如果你是混合性肌肤,脸颊比较干,抹泥的时候可以避开脸颊。另外有必要的话可以冰敷痘痘部位以减轻刺激。 对付脓包 首先把毛巾泡进热水里,在你能够忍受的范围内,越热越好,接着用热毛巾敷在痘痘上面。不要使劲按,你也不想爆浆对不对。 毛巾的热度会让痘痘里的脓往上跑,这样方便重点治理。大约敷了几分钟后,尖部会变透明,这时手里有粉刺针的可以享受下爆浆的快感。温柔点的,可以用纸巾包裹住两根食指,轻轻的在痘痘的根部从两边向中间,biu一下……你懂的。 不过切记一点:一定要等痘痘足够熟,挤出血来说明还没熟透。如果硬要挤可能会扩大伤口,撑大到爆裂的毛孔也再也缩小不了了。 Biu完之后可以敷一下俗爆了名字的资生堂嘉美艳容露(SHISEIDO EAU DE CARMIN De Luxe Oil Control Toner),主要还是镇静消炎的作用。这款水适合油皮和混油皮,能够调节水油平衡,控油,同时舒缓肌肤敏感的状况。(这款产品算是炉甘石洗剂,请看文末大叔的简单介绍。) 要注意:干性皮肤平时还是少用,只会干上加干。 对付红色鼓起囊肿包 这种情况就比较凄惨了。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想办法遮瑕补救;二是给男神打个电话,找个借口换个约会的时间。 遮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使用比自己肤色还要浅的遮瑕膏。不仅遮不住红艳艳的痘子,而且简直就是在这坨上打了一盏聚光灯,闪闪发亮,迷死你男神。 正确的做法是:先用手指沾一点点遮瑕膏,轻轻点在痘痘上;再用遮瑕刷让遮瑕膏和周围的皮肤融为一体;最后使用蜜粉定妆。 选择遮瑕膏的时候可以选择一些含有抗痘成分的遮瑕,一举两得。 不妨试试它们: Murad – Acne Treatment Concealer 成分表里2%的水杨酸对痘痘有很好的治疗作用。同时还含有维生素A,能够抑制皮脂分泌。美亚16美元一支。 NARS Radiant […]

一切都因为我忘了带办公室钥匙。发现了一支Rapidlash Eyelash enhancing serum 睫毛增长液,诱拐了一只“小白鼠”。 抓了一只“小白鼠”试验睫毛增长液 竖条纹大叔 一切都因为我忘了带办公室钥匙。 前台的小秘大妈们也不知道哪里浪去了,竟然一个也不在。只好等认识的妹子来,蹭她的办公室。 一进妹子的办公室,我就开始脱裤子…… “你干嘛?!”妹子掩嘴一阵花枝乱颤,“关上门再脱呀!” “呃……关上门反倒不好了。”我继续脱。 不过是骑摩托车穿在外面的挡风裤子罢了。终于露出了我的……AG裤子。 帅帅地在妹子办公室里转悠,忽然发现这支Rapidlash Eyelash enhancing serum 睫毛增长液: 还有这坨狐狸尾巴尖儿: 成分 既然落在了化学家大叔的手里,还是要看看成分表再一棒子打死不迟嘛。 加上水在内22种成分。没有聚硅氧烷,有酒精。滋润保湿基底成分用的是透明质酸钠、甘油、大豆油之类。不过妹子并不是把它当乳液使的,而是要增长睫毛用的。 其实毛发之类能长多长都是基因控制,例如你并不需要定期修剪眼睫毛和X毛。虽然头发需要定期修剪,不过如果放任头发长下去,到一定长度也就自然脱落了,并不会一直长得无边无际。能够长发及腰的妹子并不多,我也一直好奇我的头发到底能长多长。要不要开个盘堵五毛钱的? 我们能做的有限,最多也就是不要让它们过早脱落。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了Biotin (生物素)。生物素是一类水溶性的维生素B。它是一种辅酶,参与脂肪酸、异亮氨酸和缬氨酸的合成。因为生物素是细胞生长、脂肪酸合成、脂肪和氨基酸代谢必需的角色,所以被认为对头发和指甲的生长有利,然而支持这一说法的研究结果却比较弱:scientific data supporting this outcome are weak。不过反过来,如果缺乏生物素,确实会导致脱发。可以这么说,多了没啥卵用,少了却不行。请不要挑食。 Isopropyl Cloprostenate没有准确的中文译名,我也不打算弄一个出来,以下简称IC。这个成分被FDA点名批评过,Rapidlash的另一款Renewal Serum被FDA在2011年点名批评过,因为宣传“干细胞”成分能促进毛发生长。[1]按照FDA的规定,如果能导致“生理学上”的改变,该产品就不是化妆品了,它就是药,必须按照更严格的药品审批程序走。 具体到IC:之前一款含有IC的治疗青光眼的眼药水有个副作用,那就是增长眼睫毛。(这件事听起来像是伟哥的来历,本来是为了治疗心血系统开发的药,临床实验时候吃了药老头子们发现自己再振雄风了。)然而,IC只是一类成分的统称,而并不是所有的IC都能增长眼睫毛。然而,制造商居然没有花心思去研究到底哪一种IC才是有效的:因为“消费者过于相信了”[2],已经有很多人愿意买单,制造商还有什么动力投入资源进一步研究呢? Octapeptide-2(八肽-2)和Copper Tripeptide-1(铜三肽-1)都是据说能促进胶原和弹性蛋白合成,促进毛发生长的蛋白质。不过前者的信息很少,后者多一些。我个人觉得也是支持的论据弱了些。 Rhizobia Gum是一种提取自Rhizobium bacterium(就是豆科植物根部的固氮菌)的胶,它能够形成厚实的膜。其实排在成分表第二位的它多半才是让“睫毛看起来长”的幕后英雄。 防腐剂用的是很安全的苯氧乙醇,山梨酸,还有可能较为刺激的氯苯甘醚。因为成分里有那么多蛋白质吧。 总之,盒子上写的Hexatein 1 Complex就是蛋白质、生物素、泛醇、氨基酸、大豆油和南瓜籽萃取的组合。从成分上看倒是没那么忽悠,确实含有据说对促进毛发生长有效的各种成分。至于具体效果?看妹子两周以后的报告。 桃汁姐姐 妹子很美,不过仔细看看睫毛确实没那么长。 [不磨皮,不化妆,完全真实状态。] 妹子说了,她就是喜欢淘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例如专门美白胳肢窝的乳液、把嘴唇嘬厚实了的“果冻壳”。即使然并卵,也没什么。心态特别好。 我邀请她当试验各种2B产品的“小白鼠”,并且起个花名。她欣然同意当小白鼠,但是对花名不满意。从“淘二货”,到很man的“桃大侠”,可爱的“桃小侠”,到不男不女的“桃中侠”,再到90后风格的“桃奴奴”…… 最后她自己说要当“桃汁姐姐”。 […]

皮肤容易长痘一样也有办法保湿。 痘肌也要完成保湿大业 带把榴莲妹 混合痘肌确实无比烦人。如果你洗完脸不上保湿吧,会觉得干干的,甚至还可能起屑尤其是当你在用抗痘产品的时候。但你要是用保湿呢,又要注意不能太频繁,上脸不能太厚重,不然就会一整天满面油光。如何在这二者中找到平衡点呢? 请食用今天的文章。 避开油基的保湿产品 痘肌已经很惨了,再盖上层油,是有多想不开哇。事实上,一颗豌豆大小的保湿产品就已经足够;油脂分泌旺盛的肌肤,尤其是那些有成人痘的朋友们更要注意不用太多保湿产品。 建议此类人群还是选择一些以水为基底的保湿产品,比如资生堂家的无油平衡保湿控油乳液:主打无油配方,还含有能够吸除油脂的粉末,上脸十分轻薄,不泛油。一些正在爆痘期的同学,一定要看成分表,避免致痘成分:例如,小麦胚芽油(Wheat Germ Oil)、亚麻籽油(Flax Seed Oil)、椰子油(Coconut oil)、棕榈油(Palm Oil)、海藻提取物(Algae Extract)、卡拉胶(Carrageenans)、红藻(Red Algae)等等(请看次条《史上一般强大的致痘指数列表来了》)。至于敏感肌肤,可以选择以甘油为基底底保湿,因为老牌的甘油并不会刺激皮肤。 有些保湿产品含有过氧化苯甲酰(Benzoyl peroxide)或者是水杨酸(Salicylic acid),这些都是帮助治疗痘肌的成分,不过也可能刺激敏感肌肤。最好要先小范围试过以后再大规模上脸。 ▲Shiseido Pureness Matifying Moisturizer Oil-free Moisturizer (30$/50ml) 先治痘再保湿 对于已经冒出来的痘痘,先要努力灭了它们。找找含有过氧化苯甲酰(Benzoyl peroxide)的乳霜,茶树精油,严重的话可以使用医生开的药品如视黄醇(Retinol)。之后再使用保湿产品来缓解以上那些产品/药品对皮肤造成的起屑发干现象。如果先上保湿,那么就会妨碍药品的吸收。 不过现在市面上有些保湿产品,里面本身就含有治痘配方,一步到位,就可以省略一层一层往脸上涂东西的步骤了。 留意那些含有酸类的保湿产品,如水杨酸(salicylic acid)、视黄醇(Retinol)和果酸(Alpha hydroxy acid cream),过量的使用会令你的皮肤起屑,造成刺激和发痒的症状。在刷酸之前最好和医生沟通。 选择有防晒指数的保湿 防晒是anyone于anytime在anywhere都要坚持的 ,哪怕是在阴天。如果你正在使用视黄醇或是酸类产品的话,出门一定要做防晒:皮肤此时处于屏障薄弱的易受伤害的敏感状态,此时的紫外线对皮肤的损害是会比平时厉害很多倍。 如果你在室外的时间比较长的话,要随身携带防晒补涂,它能保护敏感的肌肤晒伤,避免可能因此而造成的各种问题。 自然哲学家的无油希望保湿防晒乳,自带SPF30,日常完全够用,没有普通防晒那么厚重,上脸无负担,就是价格有点贵。 ▲Philosophy Hope Oil-Free Moisturizer, SPF 30(约300¥/56g) 注意抗老产品 有些姑娘不光奋斗在抗痘一线,同时还在抗老的战场上。但是要注意,市面上许多抗老产品是针对干性皮肤的,因为干性肌肤更容易早出现皱纹。正因如此,这些产品会含有一些厚重的脂质成分,而这些成分可能致痘。 如果你需要抗痘和抗老二者合一的效果,可以选择一些含有视黄醇的抗老产品。比如雅漾家的抗老产品RétrinAL。需要注意的是在使用这款产品的同时一定要做好防晒工作,不然只会越抗越老哦。 ▲Avène […]

别有用心的人指着一篇根据49年前的实验数据在32年前写成的论文,在这个年代偷换了概念,信誓旦旦地说“皮肤能吸收64%的护肤品”。 “皮肤能吸收64%的护肤品”?偷换概念罢了  竖条纹大叔 在崇尚“天然、人本”的异次元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皮肤像林林一样能吸,护肤品里64%的化学成分都会进入血液;每年我们每个人会通过皮肤吸收多达5磅的护肤品(大约四斤半,比两升装的可乐还多),或者抹到皮肤上的护肤品只需要26秒就能进入血液。然后说他们的“天然的”产品多么安全。 这一切真的只发生在异次元里。然而,活在正常世界的我突然64%这个数据产生了兴趣。拜托Google大神外加祭出必应神器(别跟我提百X),从美国一个卖天然护肤品的网站顺藤摸瓜终于发现了“64%”的原始来源。 啪啪啪!它就是1984年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Vol.74, No.5, p479)上的一篇论文《The Role of Skin Absorption as a Route of Exposure for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VOCs) in Drinking Water》。来,化学家老司机带带你~带你读论文。 这是一篇发表在正经学术期刊——《美国公共卫生》——上的正经学术论文。不过,论文作者使用了误导性的语言阐述结论。然后,被别有用心的人彻底偷换了概念。 这是一篇研究皮肤如何吸收饮用水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论文。饮用水里或多或少含有一些“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例如甲苯、二甲苯、乙苯,论文的目的在于研究皮肤接触这些水的时候会吸收多少,是否对健康有危害。不过,作者并没有自己做实验,而是把别人1967年和1968年发表的实验结果用数学方法再次分析、“估算”了一遍。(请收下我大大的白眼) 两位“别人”Dutkiewicz和Tyras*是这样做实验的。他们用乙苯、苯乙烯、甲苯和二甲苯四种有机化合物配了浓度不同的多种水溶液。取7名男性,让他们把一只手放在溶液里,一小时以后测量溶液的浓度变化。另外还有一套实验,让他们把双手泡在溶液里,两个小时以后持续测量尿样里有机化合物的浓度,再反推皮肤的吸收率。 这两位做实验还蛮严谨的,用塑料布包住了溶液缸,防止有机化合物挥发跑掉造成的浓度下降;并且还测量了呼出气体里各种有机化合物的浓度。不过,在检验尿液的24个小时里,还是让男人们喝水了,喝水了,喝水了!饮用水里也或多或少含有一些“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啊! 皮肤的含水程度、温度、是否有伤口、部位都会影响吸收;再考虑到其它摄入渠道,例如喝水吃饭,以及个体差异,1984年的这篇文章做了一番推算,结果如下: 问题来了。以Toluene,也就是“甲苯”的第一行为例:溶液浓度是0.005mg/L(大约是2米深的奥林匹克标准游泳池里撒几勺糖的概念)。据估算,体重70公斤的成年男人全身80%在溶液里泡15分钟(说人话就是脑袋露水面上泡澡),经由皮肤吸收的剂量是0.0002mg/kg,经由喝水(每天2升)吸收的剂量是0.0001mg/kg。 然后作者提出了一个概念“Relative Contribution”——相对贡献。他们是这么算的:皮肤为吸收的总剂量贡献了67%,0.0002/(0.0002+0.0001);进食为吸收的总剂量贡献了33%。然后他们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skin absorption represents a significant route of exposure. Depending on exposure conditions, it c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