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猪腰子到底有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

All

资生堂中文网站还是把俗称“猪腰子”的红妍肌活精华露往诺贝尔奖扯上了那么一扯。本来中规中矩的产品诚恳些介绍不好么?

红猪腰子到底有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 
竖条纹大叔
资生堂红妍肌活精华露(Shiseido ultimate power infusing concentrate)据说俗称“猪腰子”。颇有几位粉丝爆料:资生堂红猪腰子号称是与哈佛大学合作研究获得诺尔贝奖的成果云云。搜了一下,提到“诺尔贝奖”的条目不多。我还以为也是最近借着诺贝尔奖的东风刚刚瞎掰出来的,可是后来发现资生堂中文官网上的产品介绍页[1]里倒是有一句话:“……连目前抗癌医学、诺贝尔奖都关注的‘朗格汉斯细胞LANGERHANS CELLS’”。(这句话有语病吧,原文双引号的方向还错了一半。)

科学大拿们关注某个对象,并不代表着这个对象在护肤品里就能发挥什么实际作用。大拿们往往关注的是有“潜在前景”的东西,他们关注的对象当前还处于非常初期的研究阶段,离实用还很远,或者针对的是治疗癌症之类更远大的目标。否则大拿也不是大拿了:已经实用的东西有什么需要他们去开拓研究的?

相比之下,资生堂英文官网的产品页就完全没提“朗格汉斯细胞”,也没提“哈佛大学”、“CBRC”,更没提“诺贝尔奖”。那么,是谁的问题?

CBRC
与哈佛大学扯上关系的是一个机构:“CBRC”。不是中国银监会哦,而是Cutaneous Biology Research Center,“皮肤生物学研究中心”,确实是资生堂与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和哈佛医学院在1989年合作成立的[2]。一开始计划弄十年,后来延长到了2009年。去年又签了一个协议,从2015-2020年进行合作[3]。这个CBRC是资生堂出了大头,在麻省总医院劳伦斯·E·马丁研究实验室的三楼占了43000平方英尺。这个中心里的研究人员不少是哈佛医学院的人,但研究的方向都蛮偏基础科学的。不过护肤品公司愿意在研究方面投钱总是好的。

邵逸夫老先生算是比较地道,跟全国那么多知名大学合作捐了楼,好像也没怎么拿出来说事儿。本来挺好的事儿,被说过头了就总有些不是味儿。不过再说一次,资生堂英文官网并没有拿CBRC特别说事儿。

朗格汉斯细胞
朗格汉斯细胞是一种皮肤和黏膜组织里负责抵御“外敌”的树突细胞,除了角质层以外,皮肤各层都有它们的守卫。然而,之前写过的HPV就能骗过它,所以要有疫苗来帮忙。(Google搜索“朗格汉斯细胞” 第一页结果主要是朗格汉斯细胞增生症……抗癌医学研究主要关心的是这方面吧。)朗格汉斯细胞是1868年由当年21岁的德国医学生保罗·朗格汉斯发现的。没错,是1868年。说资生堂成立CBRC之前,“人们对朗格汉斯细胞的功能还知之甚少”,意思是将近一百好几十年来科学家没干啥事?

成分里的Ultimune Complex组合——也就是羧甲基-β-葡聚糖钠(Sodium Carboxymethyl Beta-glucan)和其他几种成分的组合——据说能提高朗格汉斯细胞的功能。

护肤品里的羧甲基-β-葡聚糖钠主要作用是增稠,也有说法能舒缓皮肤之类。只找到几篇“论文”[4]提到了羧甲基葡聚糖能够抗老、组织光老化,然而它们的作者是瑞士的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人,发表在一些奇奇怪怪的网站上。因为论文作者是利益相关者,所以必须给论文的可信度打个折扣。我试图在CBRC网站上找些说法,但是没找到。

变性酒精
宝拉大姨(Paula’s Choice)对这款产品的说法是:“We wish we could say that Shiseido was kidding with this serum, because the formula is not only amazingly boring but also front-loaded with denatured alcohol, one of the most pro-aging ingredients known! ”[5]大意是:“扯犊子呢,配方不但无聊透顶,而且还用了大把最催人老的变性酒精。”

酒精就排在成分表第二位,因此有文章[6]也提到了变性酒精(原文如此):

“资生堂产品中使用的酒精是均是具备不挥发性的变性乙醇(变性乙醇是指添加了变性剂混合剂后的酒精),使用后不会带走皮肤水分让皮肤干燥,不等同于我们所认知的普通乙醇”。

我是不知道以上这种说法从何而来,扯犊子呢?

我知道的变性酒精是添加了让它变得难喝、难闻、令人作呕的“变性剂”的酒精,除了防酒鬼偷喝之外与普通酒精并无二致。其实宝拉大姨对酒精的说法实在过于夸张,但是变性酒精也不是跟普通酒精有太多不同。

这款产品里用的变性酒精叫做 SD Alcohol 40-B(特殊变性酒精40-B),含有大约两万分之一的denatonium benzoate,苯甲地那铵,也叫“苦精”,请自行顾名思义。

我以前一位导师早年在芬兰留学的时候,他是实验室唯一有权去药品库领酒精的人,因为做实验的酒精没有加“变性剂”而且免税,真的有芬兰人领回来喝掉……

总而言之

具体到应用层面,这款产品与“哈佛”关系很有限,与“诺贝尔”更扯不上关系。

本来一个中规中矩的知名品牌产品,价格也还行,完全是愿意试试也不妨的那种,何必写些有的没的呢?诚恳些不行么?
参考资料:
成分表来自2016年10月8日访问的Sephora.com相关产品页,以及产品包装盒。
[1]http://www.shiseido.com.cn/index.php/product-301.html ; http://www.shiseido.com/ultimune-power-infusing-concentrate/9990000000112,en_US,pd.html
[2]http://www.massgeneral.org/cbrc/about/ 
[3]https://www.shiseidogroup.com/newsimg/11_y1m04_en.pdf
[4]https://mibellebiochemistry.com/app/uploads/2015/03/CM-Glucan-Granulate_Anti-Aging-and-photoprotective-effects.pdf
[5]http://www.paulaschoice.com/beautypedia-skin-care-reviews/by-brand/shiseido/_/Ultimune-Power-Infusing-Concentrate
[6]网页我存了,但是不给链接了,不想带去流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