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肤品里的那些奇葩成分:鸟屎、牛粑粑和精液

All

姑娘们追求美丽的脚步可真是马不停蹄呢,奇葩的产品也从来不缺呢。继续来看奇葩的护肤成分:鸟屎、牛粑粑和精液。
护肤品里的那些奇葩成分:鸟屎、牛粑粑和精液
带把榴莲妹
竖条纹大叔
上一次八卦了一下胎盘、鲸鱼的大便结石还有婴儿包皮,这次继续唠五块钱的鸟屎、牛粑粑和精液。
鸟的翔(日文:鶯の糞)
大概在日本的平安时代(AD 794-1185)[1],也就是天朝唐宋时候,那时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此处省略50个“的爷爷”)应该还在光着屁股爬树,一帮韩国人跑到日本,用鸟屎当洗衣粉来洗衣服,日本人一看不得了啊,这翔还挺牛,于是就默默小本子记下了。(大叔腹黑一下:就看着韩国人认为什么都是自己发明的尿性,这段是韩国人编纂的可能性很高。)

江户时代(AD 1603–1868),也就是天朝清代的时候,日本人把鸟屎洗衣粉扩展到洗脸。那时的艺妓们整天带着惨白惨白的鬼一样的脸妆在路上飘着,古时候又没有化妆品实验室,也没有质检标准,于是底妆里铅和锌都超标严重,皮肤问题多多。鶯の糞可以完全洗掉这一层白壳,而且据不可考的传说,公元3世纪日本女人就用鶯の糞和米糠增白皮肤了。当时除了艺妓以外,还有一群人用鶯の糞:和尚用鸟屎来抛光自己的光头。


鶯の糞当面膜使的机理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这坨翔里富含尿素(Urea)和鸟嘌呤(Guanine)。尿素大家都知道,保湿的,现在很多护肤品厂家也在用。而鸟嘌呤则可以让你的脸蛋闪闪发光。其实鸟类拉屎撒尿都是走一个眼儿,所以鸟屎都含有大量尿素和鸟嘌呤。


▲ 日本夜莺还是很萌的。

为什么单单是鶯の糞呢?据说夜莺的肠道很短,因此夜莺拉的屎蛋白质比较多,含有脂肪降解酶,还有一种“美白酶”——不但能美白,还能消除那些痘痘和日晒造成的色素沉淀。照此说来,麻雀的翔也应该可以吧?大叔瞎猜的,但真的有人用鸽子粪。

据说贝嫂维多利亚一直用鶯の糞去粉刺,所以小贝(老贝了)也用,估计被贝嫂按着用的。纽约有家店(Shizuka New York Day Spa)可以做个鸟屎SPA,称之为“Geisha Facial”——艺妓面膜,一个小时180美刀。听起来是不是自己上街收集鸟屎更经济实惠?

还有个便宜的选择。在美国亚马逊上有一个店家卖“夜莺翔”(Uguisu Poo)品牌的各种鶯の糞产品,各种面膜肥皂什么的,例如Uguisu Poo Uguisu No Fun Illuminating Mask,鶯の糞提亮面膜。它的成分就是100%的鶯の糞。

大叔有话要说:Wiki说东京浅草寺附近的百助(Hyakusuke)小店是最后一个售卖经过政府认证的鶯の糞的地方。

大叔俺今年春节后在浅草寺附近前前后后住了一个星期,在Google街景上一看,居然路过过这家店,不过实在太不起眼了,倒是在街对面的小公园里蹓跶过。过阵子俺一定再去拜访一下这家两百年历史的老店,买上一坨翔。

牛粑粑
牛粑粑是怎么变成我们的冰淇淋的?


这是要感谢日本人民。

十一区的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可以从牛粪中提取香草味的香兰素(Vanillin),大概半加仑的稀粑粑里能提取出一盎司。

香兰素其实是香草豆的主要成分,不过从牛粪中提取要比从香草豆中提取成本要低一半,牛屎真的有成本?至少有运输成本吧。

香兰素作为一种香料不仅被广泛用于食品领域,例如奶粉冰淇淋,同时还应用于化妆品,肥皂和洗发水中,浓浓的奶香,麻麻的味道。这种人工合成的奶香比真实的奶香味更加招人喜爱,所以厂家不停地加大剂量,我们的口味也变得越来越重……面粉本来就是黄黄的,非要追求特别白的馒头,难道我们对硫磺熏蒸的馒头没有一点儿责任?

大叔有话要说:听起来我们都是用屎养大的孩子。然而学化学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既然知道了香草的香味主要来源是香兰素,香兰素的化学结构也一清二楚,那么能不能直接合成香兰素?当然,香兰素这么简单的化学结构根本都不用上现代科技:在香兰素被成功分离和弄清楚结构之后不到二十年,化学家就从丁香酚合成出了香兰素,那一年是1874年。又过了50年,1920年代的时候开始大规模商业化生产香兰素。1970年代的时候又取得了重大进展,以容易取得的邻甲氧基苯酚做原料合成香兰素。我实在不大相信从牛粑粑里提取香兰素要比直接合成成本低,不过十一区的人都活在异次元。

从香草豆提取的香兰素其实是一种混合物,还有其他产生香味儿的成分;而合成的香兰素就是纯香兰素。因此,天然提取的香兰素据说还是味道更好,不过我非常肯定大部分人的分辨不出其中的细微区别。

精液
是的,你男朋友并没有骗你。


这乳白色液体中含有一种无比强大的抗氧化剂——精胺(Spermine),传说中可以抗老,还能抗痘。精液的味道也主要是这玩意儿贡献的。330多年前就有记载精液里含有磷酸精胺的晶体,1888年代德国化学家给这玩意儿起了个“精胺”的名字,不过确切的化学分子式结构到1926年才算完全搞清楚。

其实精胺不只存在于精液里,它参与了所有真核细胞的新陈代谢,而且还是某些细菌的生长因子。因此,挪威一家叫做Skin Science的护肤品公司(Science个鬼)推出了一系列主打精胺的产品,宣称精胺是“唯一能穿过角质层的抗氧化剂……比维生素E强大20-30倍,而且还能延缓皮肤衰老,帮助皮肤抵抗紫外线。”


还真找到了一些“论文”。例如,1995年挪威人写的《Hypothesis: Spermine may be an important epidermal antioxidant》,《假说:精胺可能是一种重要的表皮抗氧化剂》,发表的期刊叫做《Medical Hypotheses》,也就是《医学假说》……居然还有这种任大家奇思妙想的学术期刊,居然还是著名的Elsevier出版公司旗下。

精液中还含有血清素(Serotonin)和催乳激素(Prolactin),可以让姑娘的心情变的更好。正如Monty Python电影中所唱的那首歌《Every Sperm is Sacred》一样,这玩意可是浑身都是宝啊。维生素B12、维生素C和E、钙镁锌钾磷钠,甚至还有两个甜味素,山梨糖醇和果糖,蛋白质含量也是出奇的高……“每个精子都很神圣!”

在纽约的Townhouse Spa体验一回精液糊脸是250美刀一次。[2](男生们快把这句话小本本记下来讲给你女盆友听!)

几年前曾经有家美国公司要发展以精液为原料的美容产品线,不过现在已经倒闭了,也许是原料链出了问题:毕竟精液这东西并不是街上找几个流浪汉就能批量生产的,怎么说也要找几个健康美男姑娘们才肯掏钱吧。


比如美利坚某“名模”Tracy Kiss曾公开表示自己的美容秘诀就是有个生活方式很健康的男性友人每周定期给她提供的精液,该男性市民名叫Ben。传说还有些发廊剑走偏锋,用不知道从哪里撸来的公牛的精液给头发添加一些blinblin的光泽。

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精胺啦维生素啦即使真的那么神奇,然而一次射那么二三毫升的精液里面含的钙镁锌钾磷钠够谁用的?抛开剂量说好处也是耍流氓呀。

因为上面提到的主打精胺的挪威牌子Skin Science好像也倒掉了,或者改了个名字叫做Cuvget,网站上什么信息都没有。另外,精胺应该可以合成,学化学的都知道的专门卖化学试剂的Sigma-Aldrich上面就有卖:1克65美元,5克210美元,以97%纯度的化学试剂来说,根本就是很一般的价格。

想要体验一下的姐妹们,只能找你男朋友商量一下了。

就是有奇葩存在,这个世界才丰富多彩。请善待身边的奇葩。

参考资料: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guisu_no_fun

[2] http://www.thecrazyfacts.com/sperm-highly-effective-treating-wrinkl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