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能吸收64%的护肤品”?偷换概念罢了

All

别有用心的人指着一篇根据49年前的实验数据在32年前写成的论文,在这个年代偷换了概念,信誓旦旦地说“皮肤能吸收64%的护肤品”。
“皮肤能吸收64%的护肤品”?偷换概念罢了 
竖条纹大叔
在崇尚“天然、人本”的异次元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皮肤像林林一样能吸,护肤品里64%的化学成分都会进入血液;每年我们每个人会通过皮肤吸收多达5磅的护肤品(大约四斤半,比两升装的可乐还多),或者抹到皮肤上的护肤品只需要26秒就能进入血液。然后说他们的“天然的”产品多么安全。

这一切真的只发生在异次元里。然而,活在正常世界的我突然64%这个数据产生了兴趣。拜托Google大神外加祭出必应神器(别跟我提百X),从美国一个卖天然护肤品的网站顺藤摸瓜终于发现了“64%”的原始来源。

啪啪啪!它就是1984年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Vol.74, No.5, p479)上的一篇论文《The Role of Skin Absorption as a Route of Exposure for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VOCs) in Drinking Water》。来,化学家老司机带带你~带你读论文。


这是一篇发表在正经学术期刊——《美国公共卫生》——上的正经学术论文。不过,论文作者使用了误导性的语言阐述结论。然后,被别有用心的人彻底偷换了概念。

这是一篇研究皮肤如何吸收饮用水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论文。饮用水里或多或少含有一些“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例如甲苯、二甲苯、乙苯,论文的目的在于研究皮肤接触这些水的时候会吸收多少,是否对健康有危害。不过,作者并没有自己做实验,而是把别人1967年和1968年发表的实验结果用数学方法再次分析、“估算”了一遍。(请收下我大大的白眼)

两位“别人”Dutkiewicz和Tyras*是这样做实验的。他们用乙苯、苯乙烯、甲苯和二甲苯四种有机化合物配了浓度不同的多种水溶液。取7名男性,让他们把一只手放在溶液里,一小时以后测量溶液的浓度变化。另外还有一套实验,让他们把双手泡在溶液里,两个小时以后持续测量尿样里有机化合物的浓度,再反推皮肤的吸收率。

这两位做实验还蛮严谨的,用塑料布包住了溶液缸,防止有机化合物挥发跑掉造成的浓度下降;并且还测量了呼出气体里各种有机化合物的浓度。不过,在检验尿液的24个小时里,还是让男人们喝水了,喝水了,喝水了!饮用水里也或多或少含有一些“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啊!

皮肤的含水程度、温度、是否有伤口、部位都会影响吸收;再考虑到其它摄入渠道,例如喝水吃饭,以及个体差异,1984年的这篇文章做了一番推算,结果如下:

问题来了。以Toluene,也就是“甲苯”的第一行为例:溶液浓度是0.005mg/L(大约是2米深的奥林匹克标准游泳池里撒几勺糖的概念)。据估算,体重70公斤的成年男人全身80%在溶液里泡15分钟(说人话就是脑袋露水面上泡澡),经由皮肤吸收的剂量是0.0002mg/kg,经由喝水(每天2升)吸收的剂量是0.0001mg/kg。

然后作者提出了一个概念“Relative Contribution”——相对贡献。他们是这么算的:皮肤为吸收的总剂量贡献了67%,0.0002/(0.0002+0.0001);进食为吸收的总剂量贡献了33%。然后他们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skin absorption represents a significant route of exposure. Depending on exposure conditions, it can contribute from 29-91 per cent of the total daily dose, for an average contribution of 64 percent. 皮肤吸收平均占到了日总吸收剂量的64%。

这句话非常魅惑非常朦胧。什么是“日总吸收剂量”呢?还是按照男一号吸收甲苯为例,通过皮肤和喝水一共吸收了(0.0002+0.0001) mg/kg x 70 kg 体重=0.021mg的甲苯,这就是估算的“日总吸收剂量”。但是,皮肤接触到的总剂量呢?麻烦了,论文里没给。咱也估算一下,一般浴缸的容量是80升,也就说,70公斤体重的男性泡在浴缸里会接触到(0.005mg/L x 80L)的甲苯,也就是0.4mg甲苯;喝下去0.005mg/L x 2L的甲苯,也就是0.01mg,相当于连泡澡带喝水会接触到总共0.41mg甲苯。

所以,经由皮肤的吸收剂量不过是接触总剂量的3%多一点儿(0.0002mg/L x 70L/0.41mg)。当然,你可以说又不是80L的浴缸水里的甲苯都能接触到,不过对不起,之前泡手的实验就是同理这么设计的。此外,甲苯分子很小,而且又与皮肤的油脂相溶;如果是其它稍大些的分子,例如各种护肤品的“有效成分”,能吸收的部分就要远低于3%。

简单看结论:有一盒月饼,里面三个是蛋黄的一个是五仁的。五仁里面的花生仁也只是“这个五仁月饼”的五分之一,并不是整盒月饼的五分之一都是花生仁——你看不起蛋黄么?——实际上,花生仁只占到了整盒月饼的二十分之一。皮肤只是贡献了吸收了的剂量的64%,并不是接触到的所有剂量的64%。皮肤只吸收了接触到的所有剂量的大约3%。


▲ 一盒奇葩的月饼:三个蛋黄的一个五仁的。假设五种仁的量是平均的(因为这是一盒奇葩的月饼),那么花生仁就占五仁月饼的五分之一,整盒月饼的二十分之一,并不是花生仁占整盒月饼的五分之一。

也就是说,别有用心的人指着一篇根据49年前的实验数据在32年前写成的论文,在这个年代偷换了概念,信誓旦旦地说“皮肤能吸收64%的护肤品”!健康的皮肤归根到底还是非常靠谱的屏障。

欢迎大家留言,提出希望我们来澄清的话题。


PS:其实我是林林的粉,因为她练舞特别努力,曾经练到昏过去奴。

*Dutkiewicz T, Tyras H: A study of skin absorption of ethylbenzene in man. BrJIndMed 1967;24:330-332. Dutkiewicz T, Tyras H: Skin absorption of toluene, styrene, and xylene by man. Br J Ind Med 1968; 25:24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