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肤品的历史冷知识——肥皂

All

这是护肤品历史冷知识系列的第一篇

FDA在“化妆品”和“药品”之外设立一个单独的门类就叫做“肥皂”,有单独的规范需要遵循。肥皂的本质就是脂肪酸的盐:一端是长链脂肪酸,与油性的脏东西可以结合在一起;另一段是钠或者钾无机盐,溶于水。表面活性剂[乳化剂]这种一端亲油一端亲水的结构刚好可以把油性的脏东西“溶解”到水里一起洗掉。一直说油性的脏东西,那么水溶性的脏东西呢?亲,水溶性的脏东西容易溶于水直接用水冲冲就能洗掉啦,用不着肥皂出马。

最传统的清洁用品就是肥皂,历史悠久。关于肥皂最早的记录可以追随到公元前2800年左右的古巴比伦。而公元前2200年左右一块泥板上就记录了肥皂的做法:水,碱,肉桂油。

肥皂的英文名“Soap”据说来自台伯河流域的沙坡山(Mount Sapo)。山上有个献祭台,从当作祭品杀死的动物身上流出来的油脂与举办仪式烧篝火留下的灰混合在一起就成了肥皂。不过呢,罗马到底有没有个沙坡山还是个疑问。传说也就当个传说听。

不过传统的肥皂确实很容易制作。我现在还对古典科幻大师儒勒凡尔纳《神秘岛》记忆犹新。一群流落在荒岛上的男人从无到有,甚至假设了电报线。他们最先遇到的问题是怎么洗衣服洗脸洗澡,所以需要制造肥皂:收集枯草烂叶烧成草木灰,扔到熬化的动物脂肪里就成了肥皂。因为,草木灰里碳酸钾,动物脂肪里面有硬脂酸。

氢氧化钠做出来的肥皂更硬,氢氧化钾做出来的肥皂更软,甚至是液态的。还有含锂的肥皂,比氢氧化钠的肥皂还硬。

然而据说我们古老的中国一直用植物油做“肥皂”,或者直接用皂荚那样的东西。直到现代才有用动物脂肪制作的肥皂。一位叫做Charles Benn的老哥说的,他写过一本书叫做《唐朝的日常生活》。
我小时候还经常用肥皂的,当时劳保用品除了白棉线手套之外就是肥皂。前者被能干的妈妈们拆了缝成毛裤毛衣,后者像砖头一样垒起来攒着换农民大妈的鸡蛋。再后来呢,就出现了香喷喷的香皂和洗了简直掉层皮的药皂,有一段时间各大厂矿的公共洗澡堂里全是药皂的硫磺味儿。那时候我们小孩子在男浴室泡澡的池子边上抹上满满的肥皂,然后助跑、起跳,光溜溜地趴[pia]在光溜溜的白瓷砖上“贴地飞行”。
再后来,这一切都消失了:黄颜色半透明砖头一样的劳保肥皂不见了;呛鼻子的硫磺药皂不见了;公共澡堂子也不见了,现在孩子也不知道还有滑澡堂池子这种玩法;我的女神也开始对我说,“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白”。肥皂现在大约只与“拣”字一起出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