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晒霜的小小历史

All, 他最懂

♂竖条纹大叔♂
朋友A要求去京都的朋友B买了抹茶回来,在C的表弟的堂弟来做客的那一天,开了苞(包)打了两碗。一只碗在几个人手里传来传去,人人都凑着碗沿儿一阵儿吸溜,其实这种吸溜与蹲在板凳上扎着羊肚白毛巾的陕北老农吸溜小米稀饭的那种吸溜差不多。上过床的在碗沿儿上找那同一处吸溜,没上过床的在碗沿儿上另辟一块儿新天地。传到低头玩鸡鸡(机机)的我的手里,猴屁股大的碗沿儿没被嘬过的空已经没有了。本来上过床的没上过床的我都在此方面略有洁癖,但是既然没得选也就没有洁癖了。想起陕西某地区乡下的“泔水面”,红白喜事招待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大家把面捞了再把汤倒回锅里,后面的人继续装汤继续捞面继续把汤倒回去。其实那时候穷,有料的汤舍不得倒掉,有面吃还叽歪什么?洁癖就是有的挑的时候的症状。所以,A和C的关系应该是什么?

就着抹茶喝了威士忌,第二天出门还是忘记了抹防晒霜。在公共汽车站台上背着太阳san突然对防晒霜的历史有了兴趣。所以呢,事情是这样的:
古埃及的时候人们就认识到太阳能晒伤这回事情。1801年Johann Wilhelm Ritter发现了紫外线,而且正确地推断紫外线能伤害皮肤。又过了一百多年,1928年,Karl Hausser和Wilhelm Vahle才进一步确定导致皮肤晒伤的紫外线波段。因此,按照美国人的说法,第一款防晒霜是对氨基苯甲酸和水杨酸苄酯混合而成的乳液。差不多同时Eugene Schueller在欧洲搞了一款防晒霜,而Schueller是L’Oreal创始人。
比较公认的说法是这样的:
1938年据说第一款有效的防晒霜是瑞士学化学的学生Franz Greiter发明的,这伙计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布茵峰(PIZ BUIN)被晒爆了皮,所以自己捣鼓出了第一款“防晒霜”——冰川霜。打引号是因为据推测这第一款防晒霜的SPF值只有2,也就是说,跟蒙个面纱什么的差不多。Franz Greiter创立的PIZ BUIN现在还是主攻防晒产品的公司,SPF的测试方法也是这老哥弄出来的。
1944年真正第一款被广泛应用的防晒霜是Benjamin Greene整出来的。这哥们当过空军然后成了药剂师,二战时候同盟国钻东南亚的雨林就钻出来个“防晒霜”Red Veterinary Petrolatum——红凡士林。物理防晒,不过用起来很不舒服。后来这哥们儿把红凡士林、可可脂、椰子油混在一起就成了助晒的Coppertone suntan cream。
1946年Greiter发明的冰川霜Gletscher Crème (Glacier Cream)进入市场,现在还在卖。后来在1970年代,PIZ BUIN的防晒霜开始同时防UVA和UVB。
1978年美国FDA设置了规范防晒霜的安全和有效性标准,主要就是建立了SPF的测试方法和产品的标签规范。并且说,“从长远看,为了晒成古铜色的皮肤而晒对皮肤不好。”
1988年美国FDA给著名的UVA防晒成分Avobenzone(阿伏苯宗)亮了绿灯。不过直到1997年,FDA才允许化妆品公司在推广营销的时候说明Avobenzone可以提供有效的针对UVA的保护。
2006年美国FDA在批准新的防晒成分方面至少落后欧洲同行十年以上的时间,Avobenzone是如此,上一篇《贝德玛皙妍修护防晒霜》里提到的既有效又稳定的化学防晒成分Tinosorb M、Tinosorb S也是如此。即使美国国会要求FDA设置关于防晒霜的指南,FDA竟然也在这一年错过了最后截止日期。
2007年FDA终于放出了防护UVA的测试方法和标签规范,并且开始征求评论意见。但是三年后的2010年,按理FDA应该要批准2007的那个草案了,但是又往后拖了。我查到的结果是,2011年6月14日,FDA终于宣布了关于防晒霜的新规范。
新规范有几个要点:
  • 以前测试只关注对UVB的防护,现在那些标明“广谱防晒”的产品必须通过UVB和UVA防护的测试。
  • SPF只反映对UVB的防护效果,但是新规范要求在目前没有被广泛接受的标准的情况下,产品对UVA的防护能力应该与SPF值成正比,例如SPF 50的广谱防晒霜也必须比SPF 30提供更好的对UVA的防护。
  • 那些宣称具有防晒功能的保湿产品什么的也必须遵守新规范。

FDA:不抹防晒霜的危害远远大于防晒霜成分本身的潜在危险。

此处应有广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